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无单放货专家律师详细介绍凯越与飞艺达公司的无单放货纠纷案

点击数:81    发布日期:2019-07-24

  无单放货专家律师作为无单放货领域的专家律师,对这方面的法律知识、条款等等都非常清楚,如果遇到相关法律问题,找这类专业律师来处理效果更好,更能维护好企业的利益。当然想要维护好委托方的利益,是需要律师自身不断学习,保证自己具备较高的专业能力才能做到的,比如需要其熟悉相关法律条款,对相关的一些案例了解清楚,比如下面这则无单放货纠纷案例,很多无单放货专家律师就都应该知道:

无单放货专家律师介绍案情情况:

  2008年5月16日,宁波凯越公司与秘鲁CUBITA IMPORT S.A.C公司签订了一份货物买卖合同。童年6月24日,凯越公司委托上海飞艺达公司办理该批货物去秘鲁CALLAO港的出运手续。飞艺达公司接受委托,像凯越公司签发并交付了编号为 FDNBSE0807054的格式提单。货物于童年8月14日装船储运,并于童年9月19日抵达目的港。收货人没有支付货款,但凯越公司经调查得知提单下的货物已经被提走,涉案集装箱2009年8月25日已投入其它航次营运。而此时凯越公司将飞艺达公司起诉至宁波海事法院,称本案货物运抵目的港后被无单放行,造成原告失去货物控制权,无法收回货款,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货损70330.80美元及利息。凯越公司提供了集装箱流转记录来证明货物已经被无单放行。飞艺达公司则辩称,依据目的港法律规定将货物交付目的港海关即完成交付,即便其后货物被放行也与其无关。

无单放货专家律师介绍案件的三审曲折路

  2010年3月9日,宁波海事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原被告双放运输合同关系成立,凯越公司已经提供初步证据(集装箱流转记录)证明飞艺达公司实施无单放货;飞艺达公司的抗辩理由和证据不充分因而不予支持,判决飞艺达公司赔偿凯越公司由此造成的货款损失。飞艺达公司证明货物放行系认定事实错误,并补充提供了目的港SAKJDEPOTS.A.C.仓储站出具的货物入库文件,证明货物仍存放于仓库,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2010年8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对凯越公司提供的从承运人网站下载的表明集装箱空箱流转信息的证据,认为其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和事实要件,不予认定;对飞怡达公司提供的SAKJ DEPOT S.A.C.仓储站的进仓单,可证明货物按纸板箱状态存放在该仓储站,认定飞艺达公司完成“货物仍在仓库”的举证责任。凯越公司无其他证据证明货物已经被放行,也认可从未去提货,应承担不利后果;由于货物本身存放在海关授权监管的仓储站,即使有货损,飞艺达公司也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撤销了一审判决,驳回了凯越公司的诉讼请 求。

  争取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机会,成为凯越公司唯一的希望,凯越公司的律师团队竭尽全力,并最终通过凯越公司在目的的港的代理商找到了一份新证据,可以证明货物已经在目的港无单放货给收货人,并于2012年8月1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凯越公司提供的目的港SAKJDEPOTS.A.C.仓储站出具的证明信函和提货报告可以证明,涉案提单货物已于2008年10月7日被收货人CUBITAIMPORTS.A.C.从仓储站提走;认为二审判决关于货物还在目的港仓库未被放心的事实认定缺乏证据,凯越公司从承运人网站下载的集装箱流转信息是公开信息,而未办理公证手续的形式下次,也不能否定集装箱已经流转和飞艺达公司无单放货的基本事实,目的港SAKJDEPOTS.A.C.-仓储站的进仓单仅仅是货物抵达目的港时的入库文件,不能反映货物的持续状态,也不能证明其后货物人在该仓库站;并指出飞艺达公司没有尽到外国法查明义务,未能证明其是依据目的港的强制性法律将货物交付给目的港海关或港口当局。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听证后,认定二审判决确有错误,并于2012年9月27日作出裁定,制定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

  2013年6月13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凯越公司提交目的港SAKJDEPOTS.A.C.仓储站出具的证明信函和提货报告,履行了公证认证手续,行驶的真实性可予确认,该证据可证明凯越公司主张的涉案货物已于2008年10月7日被提权的事实;对于飞艺达公司主张的“依据目的港强制性法律规定交付货物给当地海关监管的仓库”的理由,因从飞艺达公司提交的秘鲁相关法律规定来看,其只是强调海关对货物进出和装卸环节的监管责任,并不能说明秘鲁法律有 “必须将承运到港的货物交付当地海关或者港口当局”的强制性规定,飞艺达公司不能解除其交货义务;判决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上一篇:上海海事律师分析一则争议比较大的货物运错目的港索赔案例
下一篇:宁波海事海商律师告诉货主在货物迟延之后首先需要审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