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代理人是否承担责任,所代理的无船承运人是否登记备案是关键

点击数:310    发布日期:2015-09-29

    案例1:台州富伟、浙江九洲、厦门金玉方兴公司等货主在宁波海事法院、厦门海事法院等地提起20多起诉讼,起诉金额超百万美元,起诉事由在于前述货主将所属货物交上海硕达公司安排出运,上海硕达公司据此签发了以创世航运服务公司为无船承运人的提单,后货物在目的港被无单放货,因而成诉。本案查明创世公司系在中国交通部登记备案的无船承运人(保证金人民币80万元)、上海硕达公司系创世公司国内签单代理且取得授权。台州富伟案法院一审判决由创世航运服务公司承担责任,同时驳回其对上海硕达公司的诉讼,二审以31%金额和解,而浙江九洲、厦门金玉方兴均因考虑到创世公司执行困难,均在一审以起诉金额的30%左右予以和解。
    案例2:2013年8月16日,巴西买方BELL VALLEY从原告宁波萌恒公司购买玻璃钻产品,贸易方式FOB,从中国宁波运至巴西伊塔雅伊港。买方向无船承运人Castle International Co., Ltd(下称“Castle”)订舱,由被告上海乾乐公司办理订舱业务,被告于2013年10月17日签发以Castle 为无船承运人的货代提单,据查,Castle未在我国交通部登记备案。原告仅以上海乾乐公司作为被告。查明,提单落款显示Castle作为承运人,签字主体SNIPER;与原告邮件往来的SNIPER邮箱系上海乾乐公司邮箱,且SNIPER签名处显示上海乾乐公司英文名称,提单签发地点上海。法院最终判定上海乾乐公司对萌恒公司因无单放货所致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观点:
    无单放货本质在于承运人未收回正本提单而发放货物,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这一案由下承运人承担责任是原则。分析前述两案,提单表面均可以明确识别实际签发提单的承运人主体,即案例1中的创世公司和案例2中的Castle公司,该两公司是无单放货的当然责任主体。但两案原告均选择将作为签单代理的硕达公司和乾乐公司列为共同被告,并要求承担责任。争议的焦点即在于作为代理无船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代理人,在何种情形下需对无单放货承担责任?
两案在主体审查过程中,最大的区别点在于创世公司已在我国交通部登记备案,而Castle公司没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货运代理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货运代理企业接受未在我国交通主管部门办理提单登记的无船承运业务经营者的委托签发提单,当事人主张由货运代理企业和无船承运业务经营者对提单项下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货运代理企业承担赔偿责任后,有权向无船承运业务经营者追偿。”
    由此,货运代理企业在作为签单代理签发提单时必须审查所委托的无船承运人主体资质,否则很有可能将自己放置在与承运人同等需要承担责任的地位上。而作为货主一方,也应当仔细审查提单并确定诉讼被告,维护合法权益。
    链接:关于货运代理企业承担承运人责任除前述与无船承运人承担连带责任情形外,尚有相应过错责任以及货运代理企业即完全承担无船承运人责任,笔者也将在其他文章中进行详细论述。

上一篇:邮箱被盗是否可以免除承运人无单放货赔偿责任
下一篇:记名提单持有主体是否有权主张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