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上海海事律师认为不同海事法院对目的港无人提货在裁判规则有差异

点击数:201    发布日期:2020-01-17

  因为是专门处理海事方面法律上会务的律师,所以上海海事律师必然会在工作中接触到很多出口交易方面的案例。对出口交易中常见的情况,经常遇到的案件,以及常见类型案件的处理情况等等都有一定的了解。比如根据经验,律师们会认为不同海事法院对目的港无人提货在裁判规则上有差异。

  比如很多上海海事律师都了解过的,威科先行案例数据库收集了最近三年 (2014 年1 月1 日至2016 年12 月31 日)关于提单运输合同下无人提货的69 个案例(涉及最高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及宁波海事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及上海海事法 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及广州海事法院)。

  着重分析宁波(14 例)、上海(34 例)、广州(20 例)三个海事法院及其上级法院共68案的情况,具体如图:

  从这个图表上海海事律师可以看出,宁波海事法院司法审判实践中对于滞箱费的认定以酌定为主占10 例,全额支持仅1 例,以单箱价值认定3 例;而上海院则基本以单箱重置价值作为认 定标准;广州院则依据案件不同情形做个案认定,6 例均举证后全额支持,3 例驳回。这几个法院对相关案例的判决情况,可以充分说明不同海事法院对目的港无人提货在裁判规则有差异。

上一篇:无单放货专家律师介绍目的港无人提货案中滞箱费索赔金额认定标准
下一篇:宁波海事海商律师分析宁波海事法院对目的港无人提货案的索赔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