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负责一则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索赔案的上海海事律师介绍二审情况

点击数:187    发布日期:2019-12-27

  对于《一则货主对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的索赔案例》中介绍的案件,相关专业的律师很多都是了解过的,并且会对该案例做详细的专业分析。因为分析过该案例,所以很多上海海事律师对于其一审情况及二审情况都是非常料及的,知道这个案件一审败诉,二审有改判。

  根据上海海事律师对这则案例中的二审情况的了解来看,其知道:一审败诉后,我们认为,仅以海关拍卖而不考虑拍卖性质,甚至将拍卖过错完全归于货主二部考虑承运人实际掌控国务地位,有悖法律规定的免责本意。据此,我们决定提起上诉,并将核心主张定位于打破法官对当局行为必然免责的观点,探讨免责规定的实质价值,引导法官重新审视案件本身。

  所以在庭审中,负责该案的上海海事律师提出了如下主张:根据《海商法》第46条的规定,承运人对于集装箱货物的责任期间是指“从装货港接收货物时起至卸货港交付货物时止,货物出于承运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间”。而是一直处于集装箱内(空箱也是拍卖之后才退回),因此应视为处于马士基长官期间。M公司在到港之前主张改港,改港不行之后又主张退运,自始至终均在主张货权。马士基在责任期间对货物照管的不作为和放任状态,违反了《海商法》第48条关于集装箱货物承运人最低限度管货义务的规定。

  针对上海海事律师提出的这些主张,因《海商法》46条同时规定了非集装箱货物成员任责任期间为“装到卸”,马士基辩称其仅负责将集装箱货物运至目的港,货物到达目的港之后即出于海关监管之下由海关监管,承运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义务已履行完毕。该说法显然不符合《海商法》对集装箱和给集装箱下的承运人责任期间和管货义务范围作出区别规定的初衷。

上一篇:无单放货专家律师介绍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索赔案例的一审情况
下一篇:一则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索赔案中宁波海事海商律师的二审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