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宁波海事海商律师分析一则货主对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的索赔案例

点击数:231    发布日期:2019-12-25

  宁波海事海商律师在工作中必然是会了解很多案例,做很多案例分析工作的。因为通过这方面的工作,能够让律师积累经验,学习专业知识,对其开展自己的工作有利。比如对于《一则货主对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的索赔案例》,很多律师就都非常了解,并且会就该案例做很多专业分析:

  经过宁波海事海商律师的缝隙认为,这两案的核心要素是货物最终被目的港海关拍卖。我国《海商法》第五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无单放货规定”)第八条均确认,目的港海关等主管部门行为构成海上货物运输合同领域承运人免责的法定事由。

  《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五)款对于“政府或者主管部门的行为、检疫限制或者司法扣押”则规定了承运人在12项列明的情形下可以免责。其中,前11项(包括第五款)均是列举规定,而第12项系兜底条款,即“非由于承运人或者承运人的受雇人、代理人的过世造成的其它原因”。

  针对上述这些条款,宁波海事海商律师认为如果对条款本身进行文义解释和体系解释可以得出:承运人诚然可以因政府或主管当局行为而主张免责,但免责的管件在于能确定非由于承运人或其代理人过失所致。而无单放货规定第八条则明确,主管部门拍卖/变卖行为的前提是货物到港超期未申报从而被海关提权。免责的举证责任在承运人。

  法定免责的关键在于,承运人必须对下列事项的成立做出举证:存在政府/主管当局行为;该行为是依职权墙纸主动提起的必然行为;免责设计的事项非承运人过失所致,且不可与其承担的法定责任相悖。

  当然上述这些法条到的解释都是宁波海事海商律师的专业观点。为了具体掌握法院裁判的角度,我们搜索了各海事法院及上级高院、最高院近四年对海关拍卖案件的判决及关注点,结果令人失望:几乎所有目的港货物被海关拍卖的案件,法院最终均驳回了货主的诉请,尾翼支持的一例也是因为货物由船公司自行出卖。

  不过宁波海事海商律师也发现,法院虽然均判决驳回,但仍十分注重审查整个运输至拍卖过程中成员任是否存在过错,而且也没有?一刀切地论述海关拍卖即免责。综合分析后,我们认为,虽然上述两期案件确有难度,但因为当事人已经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只能走诉讼程序;而且,如果可以充分查明承运人存在过错、拍卖非必然所致,原告的主张仍有被支持或被部分支持的可能性。

上一篇:上海海事律师介绍一则货主对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的索赔案例
下一篇:无单放货专家律师介绍货物被目的港海关拍卖索赔案例的一审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