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目的港无人提货怎么办

点击数:158    发布日期:2015-09-21

    宁波A公司向承运人B公司托运5个货柜的农产品到韩国釜山,收货人为韩国进口商C。货物到港后C公司发现货物部分变质,C公司遂直接向B公司订舱将货物回运宁波,回运提单上记名C公司为托运人,A公司为收货人, 运费倒付。货物回运至宁波后,B公司通知A公司要求支付回程运费,提取货物,A公司未作答复。货物在宁波港堆放数月,箱内货物完全腐烂后由海关处理,除回程运费外,还产生卸货费、滞箱费、堆存费、货物处理费等共计3万多美元。B公司遂起诉到海事法院要求A公司支付上述费用。
    承运人B公司主张理由:(1)《海商法》86条规定:“在卸货港无人提取货物或者收货人迟延、拒绝提取货物的,船长可以将货物卸在仓库或者其他适当场所,由此产生的费用和风险由收货人来承担。” 作为记名收货人的A公司应承担责。(2)提单记载运费到付,收货人应支付费用;
    笔者代表A公司抗辩认为:
    (1)A公司未与B公司订立过运输合同,也未与C公司订立过回程货物的买卖合同,C公司回运货物及将其记名为收货人的行为也未经其允许和接受,因而提单对A公司无约束力。
    (2)A公司由于不同意货物回运而没有赎单,单证仍在银行那里,承运人无法证明其是迟延或者拒绝提取货物。
    (3)A公司没有受让C公司与B公司之间运输合同。受让合同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应当体现出一种意思表示。收货人是否向承运人主张提货权利,应作为承运人判断收货人受让运输合同的标志。本案下收货人A公司未曾向B公司主张过提货权利,也就没有受让过运输合同的意思表示和事实;同时,《海商法》规定“收货人指有权提取货物的人”,本案下A公司没有赎单所以没有取得提货权利也就不是《海商法》所指的“收货人”了,所以其不应对回程目的港发生的费用负责。
    法院最后支持我方抗辩理由,驳回了承运人的诉讼请求。
    从本案可以看出,我国《海商法》关于无人提货的法律规定不够明确和完整,只有86条对此作了原则规定,实务操作中碰到了很多困惑:
    (1)我国是外贸管制国家,进口货物必须经过报关报检方可卸离船舶,然所有报关报检的文件都在收货人或者银行手中,承运人无法取得。因此在缺失货主协助情况下承运人几乎无法将货物卸在仓库;
    (2)即使可以卸进仓库,承运人必须垫付大量的仓储费用,港方还可能要求船方提供处理货物的保证金。而依与托运人之间运输合同的规定,船方显然又没有义务并且也可能无力承担这些巨额不确定的费用。
    (3)在船东遭受损失诉诸法院的情况下,被告主体也不甚明确,即究竟有谁来承担责任存在很大争议。在无人提货、收货人不明的情况下,费用和风险由谁来承担?即使在收货人明确的前提下,比如上述记名提单案例中,法院也依法驳回了承运人针对收货人的诉请。又,既然86条规定了由收货人来承担费用和风险,又如何解释88条中有关在处理货物所得不足以弥补承运人损失时赋予承运人向托运人追偿的权利?在物权和风险已转让给收货人的情况下,托运人是否还应承担责任?即使托运人负有责任,然《海商法》规定了两个托运人,应该向哪个托运人主张追偿权?
针对目的港无人提货的困境,笔者不禁想起几年前到中海集团李克麟先生办公室报告办案经进展时所看到的自勉墨迹:“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从现有《海商法》、《合同法》的法律框架内深入探究,还是可以搜寻到以下几种救济途径:
    (1)留置货物并在逾60天无人提取的,承运人可以申请法院拍卖
    (2)将货物回运装货港。
    (3)让运人出份保函对可能出现的目的港无人提货情况负责,或者在提单正面明确写明托运人对无人提货负责。
    长远看,一劳永逸的办法是对《海商法》进行修改:首先,在无法报关报检的情况下,应赋予承运人有权向法院申请将货物卸入仓库或其他适当场所;其次,应将收货人迟延提货、拒绝提货与无人提货情况分别规定,在无人提货的情况下,由此产生的费用和风险应由与承运人订立运输合同的托运人承担,交付货物的托运人对此负连带责任;再者,完善收货人的定义,将“有权提取货物的人”改为“与承运人发生运输合同关系并向承运人提取货物的权利义务人。”

(本网站所载全部文章均系海运法律网律师原创。对未经许可擅自使用者,本律师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巴西海关出台新的放货政策
下一篇:宁波海事法院滞箱费案件最新司法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