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上海海事律师分析相关案例中马士基船公司的过错疑点

点击数:35    发布日期:2019-10-21

  上海海事律师在工作中除了会处理自己接到的一些案子之外,还会对业内发生的一些相关的案例做一定的了解,通过分析相关案例来丰富自己的知识,积累经验,提高工作能力,比如很多海事律师都会了解分析下面这个案子:

  案件基本情况:2014年12月,A企业为出口一批提花布至非洲贝宁,委托货代公司向马士基公司订舱。 2014年12月28日货物装船,次日马士基公司签发提单。提单列明的主要信息如下:装货港为宁波,卸货港为贝宁科托努港,收货人为Oumarou Souley Dan Gara Passport,货物价值为248,872.32美元。

  该批次货物系收货人为当地2015年3月的销售季节采购,因此要求货物必须于2015年2 月到港。然而,A企业在查询马士基船公司网站时发现,该批次货物实际于2015年3月11日 被卸至喀麦隆杜阿拉港。此后,A企业多次催索船公司尽快运抵目的港科托努。最终,船公 司安排该批次货物于2015年5月18日从杜阿拉港起运,于5月29日到达科托努港,并于6月 25日货物清关完毕被收货人凭正本提单提走。因货物到港远远超出预定时间,收货人明确拒 收并最终协调由A企业承担50%货款损失。此后,A企业以船公司违约导致其货款损失为由, 将马士基公司诉至宁波海事法院。

  经办该案件的上海海事律师对该案中马士基船公司的过错疑点的分析如下:

  作为A企业代理律师初始对本案有一定顾虑,但通过综合审查马士基公司、A企业及 国外收货人之间的全部往来,发现本案并非单纯的海上风险或者承运人可免责事项导致的迟延。马士基船公司在货物运输过程中存在几方面的过错疑点:

  一是货主与马士基船公司往来 邮件显示涉案货物在杜阿拉港停留了两个多月之后才安排运送至目的港科托努;

  二是在杜阿 拉港安排货物转运时船公司要求提供货物发票,并称是货物需要清关才能转运,不符合一般 运输流程;

  第三,马士基网站显示,从宁波港到约定的目的港贝宁科托努港航线时间为35 天,而宁波到杜阿拉港正常的船期是41天,且对比两条航线路径就会,从宁波到杜阿拉港的 航线途经科托努港,按常理应先行到达科托努港,但本案却直接将货卸在了杜阿拉港。

  此外,了解过该案的上海海事律师也都清楚,A企业在与收货人沟通时也强调迟延是船公司货物运错港口导致。基于上述事实,法院也注意到本案并非单纯的迟延交付,本案承运人是否承担责任的关键在于除迟延交付之外, 承运人是否违反《海商法》规定的义务从而需承担责任情形。由此,该案的争议焦点由初始 是否迟延交付变更为马士基公司是否违约,适用的请求权基础是《海商法》第48条。

  案例详情:宁波海事海商律师介绍一则海运方面货物延迟交付引发的纠纷案例

上一篇:无单放货专家律师分析海上货物运输迟延到港责任认定依据
下一篇:宁波海事海商律师介绍海上货物运输迟延到港责任认定的前提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