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如何判断是否存在无单放货的免责例外

点击数:286    发布日期:2015-09-21

    凯越公司与飞艺达公司无单放货再审案件,除了无单放货事实本身是否成立这一关键点外,其特殊性更在于,南美部分港口存在“承运人必须将货物交给海关或者港口当局”的强制性规定。在此情况下,目的港口是否存在无单放货例外规定是双方争议的又一焦点问题。
    凯越公司主张飞艺达公司无单放货并举证,而飞艺达公司除抗辩无单放货本身不成立之外,更辩称,依据目的港法律规定将货物交付目的港海关即完成交付,即便其后货物被放行也与其无关。最高人民法院对于飞艺达公司主张的“依据目的港强制性法律规定交付货物给当地海关监管的仓库”理由,认定飞艺达公司提交的秘鲁相关法律规定只强调海关对于货物进出和装卸环节的监管责任,并不能说明秘鲁法律有“必须将承运到港的货物交付当地海关或者港口当局”的强制性规定,飞艺达公司不能解除其交货义务,再审支持凯越公司全部诉求。

    充分理解无单放货例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无单放货案件的规定》第七条规定“承运人依照提单载明的卸货港所在地法律规定,必须将承运到港的货物交付给当地海关或者港口当局的,不承担无正本提单提货交付货物的民事责任”,这是无单放货案件中承运人不承担责任的唯一例外情形。这一条款主要针对南美等地部分港口存在“船公司不需在收到正本提单后再向记名收货人交付货款,只需将货物交付给海关或港口当局就履行了运输合同的交货义务”的规定。这也是飞艺达公司自始至终认为其只要将涉案货物卸入秘鲁海关监管仓储站就完成交货义务,因而对无单放货行为免责的依据。
    飞艺达公司的抗辩理由,也是当前承运人在免责抗辩实务中的常见思路,即首先从目的港国家法律对无单放货的特殊规定入手,比如抗辩所谓的南美等部分国家允许记名提单可以无单放货、部分南美国家要求货物必须交付当地海关港口等。事实上,该抗辩能否成立,一方面要求承运人必须尽到外国法查明义务,否则不能适用;另一方面即使查明存在所谓的外国法,该外国法也必须对“承运到港货物交付当地海关或港口当局”、“记名提单可以无单放货”等免责内容作出明确规定。
案件审理过程中,飞艺达公司提交的秘鲁相关法律规定主要有两条:一是951号法令第17条“任何在海关区域进出的运输工具,一律应强制性通过指定前往管辖区的海关部门办理手续,以便对货物的装卸予以批准。未经海关部门批准,任何部门均不得准许货物装卸或搬移,同样应取得海关部门批准,方可准许所有运输工具的进出,违反该规定的部门,即负有相应责任。”二是第011-2005-EF号最高法令第79条“当符合所有相应海关形式、对进出口货物予以最终进口时,由货物所有人或收货人自由处置该货物时,则视其为最终进口货物”。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认定,这些规定并不能说明秘鲁法律有必须将承运到港的货物交付当地海关或者港口当局的强制性规定,因此无法支持其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5号案1中对目的港巴西被无单放货同样未支持承运人关于目的港法律规定的抗辩)

    律师建议
    防范无单放货例外条款可能带来的钱货两失风险,国内出口商需要多管齐下。首先,尽量选择信誉良好的国外公司进行贸易,并委托有实力的船公司承运货物,以便在贸易风险、运输风险发生时能获得实际赔偿。其次,在出口前熟悉目的港的法律规定,对确实存在关于“承运到港货物交付当地海关或港口当局”、“记名提单可以无单放货”特殊规定的国家出口时,在买卖合同中对付款方式进行更强约束,避免风险最大的电汇付款方式,尽量选择风险最小的信用证付款方式,并要求承运人签发正本海运提单,在收回货款之前控制好提单及货物控制权。再次,在出现装船出货后货物失控也未收回货款的情况下,出口商要及时通过各种途径寻找货物下落、谨慎持有正本提单、及时行使中途停运权暂停向收货人交货或者要求承认人将货物退运等途径,掌握好货物控制权,并在损失发生后及时通过法律途径向责任人进行索赔。

(本网站所载全部文章均系海运法律网律师原创。对未经许可擅自使用者,本律师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记名提单持有主体是否有权主张货权
下一篇:如何认定是否成立无单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