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上海海事律师分析大华与丹马士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案

点击数:64    发布日期:2019-08-09

  上海海事律师的经验不仅可以从日常工作中获得,通过总结分析工作中处理的相关案件来提高专业能力,丰富自己的专业知识,还能通过了解业内的一些典型的案例来进行学习,将其形成自己的经验积累,运用在后续的工作当中。比如还是律师们可以分析一下下文提到的大华与丹马士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案,这个案例就比较典型,有很多值得分析学习的地方:

  想要分析大华与丹马士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案的上海海事律师,案例的基本信息是:大华公司与丹马士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案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案号:(2012 )沪高民四( 海) 终字第159 号,裁判日期2013 年1 月28日)。这是一个典型的对货代有利的案件,最终的判决结果是果:维持一审判决,驳回实际托运人大华公司对货运代理企业丹马士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根据专业上海海事律师对该案判决理由的分析来看,主要是:大华公司作为实际托运人,完全可采用适当的方式直接向承运人表明要 求签发提单的意思表示,或通过向丹马士公司提出索要提单的要求来明确意思表示,抑或通过向法院申请海事强制令的方式,来主动行使单证签发请求权并明示索要提单。因此,大华公司明确表达其意思表示并无客观障碍。大华公司虽主张其曾在向丹马士公司交付涉案货物前、或交付货物当时、或交付货物之后的合理期限内明确要求丹马士公司交付提单,但亦未能提供证据加以有效证明。

  丹马士公司在接收大华公司 交付其每票货物后,按照KISA 公司的指示,签发并实际向大华公司交付相应的货运代 理人货物收据,而大华公司在支付每票货运代理费用后,亦要求丹马士公司向其寄送正本货运代理人货物收据。根据大华公司在2012 年6 月5 日原审庭审中陈述,大华公司未向丹马士公司要求承运人签发海运提单,也未对丹马士公司交付的货运代理人货物 收据提出异议。

  据此,丹马士公司并未违反大华公司所诉称的实际托运人请求货运代 理企业交付其取得的提单、海运单或者其他运输单证的法律规定。丹马士公司作为大华公司的货运代理人,完成了大华公司所委托的货运代理业务,并向其交付了货运代 理人货物收据,其在履行整个涉案货运代理业务过程中并无不当。

  这是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值得刚入行的上海海事律师学习,也值得从业比较久的律师们分析。

上一篇:无单放货专家律师教国内出口商怎么防范无单放货例外条款带来风险
下一篇:宁波海事海商律师关于平帆货代与太阳制衣合同纠纷二审案件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