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记名提单持有主体是否有权主张货权

点击数:158    发布日期:2015-09-21

非提单载明托运人的正本记名提单持有主体是否有权主张货权

    案件背景:
    2010年2月,富利公司与注册在香港的嘉豪公司签订采购合同,约定富利公司为供应商,嘉豪公司为买方,由富利公司供应24,000件储物方凳,出货方式FOB上海,指定货代为客人提供,目的地美国洛杉矶,付款方式为提供单据复印件T/T15天。嘉豪公司将涉案货物转手出售给美国的IDEA公司。先达航运接受名义为IDEA公司的订舱委托。上海先达与嘉豪公司直接就订舱、提单缮制等涉案货物出运事宜进行业务联系。富利公司确认“与承运人之间关于海上货物运输的事宜都是嘉豪公司在联系”,富利公司仅负责实际交付货物。嘉豪公司指示上海先达向富利公司开具装港费用发票并确定富利公司为提单接收人。富利公司委托案外人亚川货代开展涉案货物出口的内陆集装箱拖车及报关业务。富利公司指示亚川货代根据上海先达开具的发票支付了订舱费、货栈操作费、单证费和美国反恐仓单信息费等装港费用。在上述费用到帐后,上海先达将编号为SSH110102346的全套正本提单交给了亚川货代,并由亚川货代将涉案提单转交给富利公司。 涉案先达航运抬头的记名提单载明,托运人嘉豪公司,收货人IDEA公司,提单正面载明该提单项下所有纠纷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在承运人签章处盖有先达航运签单章。富利公司确认纠纷发生前对涉案提单将嘉豪公司记载为托运人不持异议。先达航运、先达货运和上海先达确认涉案货物已在目的港向提单记名收货人IDEA公司放行。富利公司仍持有涉案货款的出口收汇核销单原件,涉案订单下所有批次货款尚有82.46%的涉案货款没有收到。
    涉案最大争议点即在于:富利公司作为实际持有记名提单,在提单显示托运人系嘉豪公司的前提下,是否有权主张货权并要求承运人承担无单放货法律责任。
    一审上海海事法院观点:
    承运人接受IDEA公司的订舱委托,与嘉豪公司直接联系确定包括提单确认、装港费用收取、寄单地址等事宜,其向富利公司收取装港费用以及交付涉案提单均是根据嘉豪公司指示进行,承运人完全有理由认为涉案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是为嘉豪公司与IDEA公司之间的贸易合同服务的,富利公司只是代嘉豪公司将涉案货物交付承运人,亦是代嘉豪公司领取提单。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先达航运、先达货运和上海先达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富利公司与嘉豪公司的贸易合同关系以及富利公司的身份。本案全套正本提单虽在富利公司掌控之下,但由于涉案提单系记名提单而富利公司并非提单记载的任何一方当事人,依据记名提单不能转让的属性,涉案提单在富利公司手中不具有任何提单功能,富利公司不能据此行使任何提单权利。富利公司不能被认定为我国海商法下的交货托运人,亦不具有我国海商法项下的提单持有人身份,富利公司据此向涉案承运人提起无单放货损害赔偿之诉于法无据。
    二审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观点:
    涉案货物以FOB船上交货的价格条件成交出口,订舱运输货物是买方嘉豪公司的义务,富利公司并没有委托货代向承运人订舱出运涉案货物。富利公司已经确认订舱由嘉豪公司安排,故可以认定富利公司是接受嘉豪公司的指令出运货物。涉案提单是记名提单,不能转让,富利公司向嘉豪公司交付货物后取得记名提单仅仅证明其是记名提单流转过程中的接收人,而不是提单流转过程中的提单持有人,富利公司也没有要求承运人在运输单证上将其列明为托运人并以此控制货物的流向并承担海上货物运输的风险。鉴于富利公司不是涉案记名提单关系人,也不是涉案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其也没有与承运人签订运输合同,故应认定富利公司不是我国海商法律项下向承运人交货的托运人或委托承运人运输的实际托运人,其在本案中的身份仅仅是涉案FOB贸易合同项下的卖方或供应商。富利公司没有与承运人签订涉案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其也没有持有指示提单,也不是涉案记名提单关系的当事人。
    律师观点:
    记名提单,指在提单上收货人(consignee)一栏内具体填写某一特定的人或公司名称的提单。指定的收货人在向承运人或其代理人交出一份提单正本时则取得交付的货物。尽管记名提单是一种权利凭证,但它是不可流通的。在我国,记名提单不得转让。记名提单因其特殊性,尤其是各个国家、国际条约对其均有不同规定,一般不建议签发或持有记名提单。
    虽然如此,我国《海商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无单放货规定》)均明确记名提单必须无单放货,也即本案作为一个谨慎的承运人,即使签发的是记名提单也应收回正本提单方可放货,从这一法理角度,承运人无单放货事实成立,正本记名提单持有主体损失成立,承运人应当赔偿,本案判决实有悖我国法律规定。而本案唯一可以解释的法律依据即《无单放货规定》第十二条规定也明确“向承运人实际交付货物并持有指示提单的托运人,虽然在正本提单上没有载明其托运人身份,因承运人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要求承运人依据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承担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以及第九条规定记名提单托运人有权要求承运人中止运输、返还货物、变更到达地或将货物交给其他收货人。
    本案可解释的法理在于:虽然无单放货事实成立,记名提单持有主体也有损失,但关键在于富利公司与记名提单之间不具任何关联,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法律关系不成立。但如果假设富利公司被认定为实际托运人,嘉豪公司也未收到货款,这种情况下法院是保护作为实际托运人的富利公司还是作为记名托运人的嘉豪公司的权益。且实践中记名提单本本不具流转功能,但又必须凭单放货。各法律法理之间的混乱使得记名提单无单放货的争议至今未能有效解决。
对此,笔者认为,既然中国法律已明确记名提单也必须凭单放货,作为承运人在未收回正本提单情形下放货即违反凭单放货义务,也当然应当承担因其无单放货导致正本提单持有主体的损失,除非可以证明持有正本提单持有主体提单来源不合法或称无合法依据。

(本网站所载全部文章均系海运法律网律师原创。对未经许可擅自使用者,本律师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FOB贸易合同下货运代理企业交单义务如何履行
下一篇:如何判断是否存在无单放货的免责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