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某上海海事律师作为货主方律师在一则货物运错目的港案件中的处理

点击数:35    发布日期:2019-07-26

  不论是对于从业的上海海事律师来说,还是对于相关企业来说,都有必要了解一些货物运错目的港方面的案件,因为从相关的案件中,律师们可以学到很多经验,尤其是能够通过看其他律师的处理方法来丰富自己的专业知识,这对其日后处理类似的案件非常有利。比如下面这则货物运错目的港案件中货主方代理律师的处理就值得很多律师学习:

  该上海海事律师处理的案件基本情况是:2014年12月,货主为出口一批提花布至非洲贝宁,委托货代向马士基公司订 舱,12月28日货物装船,次日马士基公司签发提单,装货港宁波,卸货港贝宁科托努港,货物报关价248,872.32美元。货物于2015年3月11日被卸至喀麦隆杜阿拉港,5月18日从杜阿拉港起运,5月29日到达科托努港,因货物迟延交付收货人拒收,最终协调由货主承担50%货款后在6月25日货物清关完毕被收货人提走。货主以船公司将货物运错目的港以致货主最终到达目的港时已错过销售季节导致货主损失一半货款为由,将纠纷诉至法院。

  该上海海事律师在本案中作为货主代理律师,在一开始起诉时的时候就指出海商法迟延规定的立法原意是基于海上航行风险的考虑,同时明确指出本案并非海商法规定的迟延更非承运 人可享受责任限制的迟延,承运人在此过程中尤其中转港停留两个多月存在明显过错。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律师查询马士基网站发现从宁波港到约定的目的港贝宁科托努港航线时间为35天,而到杜阿拉港正常的船期是41天,且对比两条航线路 径,从宁波出运杜阿拉港经过科托努港,按照一般常理理应先行到达科托努港,但本案却直接将货卸在了杜阿拉港,且船公司对为何在杜阿拉港卸货以及所谓的系进行中转自始未给出任何明确合理的答复,也因此法院在判决时虽未明确认定港口卸错,但内心确认未排除船公司卸错港口的可能。

上一篇:宁波海事海商律师告诉货主在货物迟延之后首先需要审查什么
下一篇:在无单放货专家律师看来无单放货很少会进入最高人民法院再审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