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约定合同争议由国外法院管辖的执行困境

点击数:228    发布日期:2015-09-21

    在缔约一方为外国公司的租船运输合同或者船舶建造合同中,争议解决条款通常约定合同相关争议应由外国法院(或者国外仲裁机构)管辖。这种约定往往是基于此类合同的惯例,并在作为优势一方的外国方坚持下订立的。但这种合同在司法实践特别是执行阶段可能会碰到许多问题,这也往往是在国外法院败诉的中国当事人在中国境内面对执行时挽救自己的最后机会。
    一、外国法院的判决可能无法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
    在合同约定外国法院管辖的情况下,如果中国公司只在中国大陆境内有可执行的财产,那么,一旦将来双方产生争议并由外国法院做出判决,则外方在该判决项下的权利只有在该判决被中国法院承认及执行后才能行使。然而,在中国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难度非常大,需要满足相关法律和条约设定的种种条件。只要有一项条件不具备,相关外国法院的判决就无法得到中国法院的承认和执行,使得原本有利于外方的胜诉判决成为一纸空文。
    1.如协议选定的管辖法院所在国与中国没有缔结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的双边条约,相关裁决将难以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66条的规定,外国法院的判决、裁定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的法定条件是:
    (1)外国法院做出的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2)法院地国与中国缔结了双边条约或共同参加了关于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的多边条约,或双方之间有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的互惠关系;及
    (3)中国法院在审查该等判决、裁定后,认为其不违反中国的基本原则或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
    在上述条件全部满足的情形下,外国法院的判决才能够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
    中国1987年加入了《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使得中国与130多个国家和地区能够相互承认及执行各自的仲裁裁决。但是,就与其他国家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中国并没有加入《国际民商事案件中外国判决的承认和执行公约》,因此除非在中国与法院国缔结了相互承认及执行法院判决的双边条约的情况下,相关外国法院的判决将无法得到中国法院的承认和执行,从而在中国境内没有强制执行力。同理,中国法院的判决也不能在境外进行执行。
    2.在协议选定的法院所在国与中国缔结了双边条约的情况下,如被选择的管辖法院根据双边条约的规定对案件没有管辖权,相关判决也将无法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
    除了《民事诉讼法》第266条的原则性规定外,在中国缔结的双边条约中往往会列举双方法院可不予承认和执行的情形,其内容不限于《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还包括作出判决的法院对争议没有管辖权及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没有得到保障等。因此,当事人在协议选定管辖法院时需要尤其注意的是,根据法院所在国与中国缔结的双边条约的规定,被选择的法院是否对相关争议享有管辖权。
    根据国际通行的司法原则,一国法院对相关争议具有司法管辖权是其审理该争议及另一国法院承认及执行相关判决的先决条件。中国缔结的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双边条约通常规定:若作出判决的法院对相关争议没有管辖权,则中国法院可以拒绝承认和执行该等判决。至于作出判决的法院是否有管辖权,根据不同的签约对象,中国缔结的条约中规定了三种不同的判断标准:
    (1)根据被请求国法律判断请求国法院是否具有管辖权(如中国与法国等国缔结的双边条约);
    (2)根据被请求国对案件是否具有专属管辖权来判断请求国法院是否有管辖权(如中国与俄罗斯的双边条约);或
    (3)直接规定若干“视为有管辖权”的条件(如中国与西班牙的双边条约)。
    因此,即便当事人意图选择的管辖法院所在国与中国缔结了双边条约,也仍需根据两国条约中的具体规定,谨慎选择。举例来说,如一涉外合同选择了与合同没有实际联系的法院管辖,且法院国与中国缔结了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的双边司法协助条约,并规定按照被请求国法律判断管辖权。而根据中国《民事诉讼法》第242条,涉外合同双方选择的管辖法院应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在这种情况下,该合同所选择的法院作出的裁判将有可能因为作出裁判的法院根据中国法律不具有管辖权而被中国法院根据条约规定拒绝承认和执行。
    二、外国法院的临时措施和保全措施令状很可能得不到中国法院的承认和执行
    为防止被告在诉讼过程中转移财产,逃避判决执行,原告通常会申请法院采取临时措施或保全措施。虽然形式各不相同,但各国民事诉讼程序法中基本都规定了与中国的财产保全措施类似的临时措施或保全措施。但中国民事诉讼法下不存在为支持在外国法院进行的诉讼而采取的临时措施。
    当管辖相关争议的外国法院针对中国境内的被告或其财产发出临时措施或保全措施令状时,将遭遇一系列难题。
    首先,如上所述,中国与美国、日本等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不存在相互执行法院判决或裁定的双边或多边条约。因此,这些国家的法院所做出的临时措施和保全措施令状在司法实践中不可能得到中国法院的承认和执行。
    其次,在中国与有些国家签订的双边司法协助条约中,明确将临时措施和保全措施令状排除在可以相互承认和执行的民事裁判之外。而其它没有作出类似规定的双边司法协助也只是笼统地规定缔约国应当相互承认和执行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商事裁决,而且未对“裁决”作出明确定义。在条约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是否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下达的临时措施和保全措施令状,将取决于中国法院的自由裁量。
在这些情况下,被诉的一方将有机会在诉讼期间,通过抵押、质押在中国境内的主要资产,或者将该等资产转移至关联公司,甚至对涉诉公司实施重组或破产等方式,以隐藏、转移其在中国境内的财产。一旦这种资产转移完成,胜诉方手握胜诉裁决,却无法从已经变成空壳的败诉方获得任何清偿。
    三、化解约定外国法院管辖风险的出路
    从上述分析可见,争端解决条款约定外国法院管辖,将使外国公司面临在外国法院取得的胜诉裁决难以在中国得到承认和实际执行的风险。但另一方面,外国公司又往往因为不了解中国法院而仍坚持选择外国法院作为管辖法院。在这种情况下,比较可行的方法是约定外国法院对有关争议享有非专属管辖权以解决上述困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第二次全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2条,“涉外商事纠纷案件的当事人协议约定外国法院对其争议享有非排他性管辖权时,可以认定该协议并没有排除其他国家有管辖权法院的管辖权。如果一方当事人向我国法院提起诉讼,我国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对案件享有管辖权的,可以受理。”
    因此,在外国公司坚持要求约定外国法院管辖时,可以考虑约定由外国法院对合同项下争议享有非专属管辖权。这样一来,一旦发生争议,根据纠纷的具体情况,外国公司既可以选择在外国诉讼,也可以选择在中国诉讼,同理,中国公司也有此管辖选择权。
    四、港、澳、台地区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
    2008年8月1日,《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当事人协议管辖的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香港安排》”)正式生效。此前,《关于内地与澳门特别行政区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判决的安排》已经于2006年生效。而    《关于人民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1998年就已经颁布施行。也就是说,港、澳、台三地的判决目前均可以依据法定程序在内地法院获得承认和执行。
    需要特别提醒注意的是,《香港安排》第三条第一款规定:“本安排所称‘书面管辖协议’,是指当事人为解决与特定法律关系有关的已经发生或者可能发生的争议,自本安排生效之日起,以书面形式明确约定内地人民法院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具有唯一管辖权的协议。”因此,若管辖条款约定香港法院对合同项下争议享有“非专属管辖权”,则香港法院依据该等约定作出的判决,将不能在内地得到承认和执行。反之亦然。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应当慎重考虑如何对管辖法院的管辖权进行约定。
(本网站所载全部文章均系海运法律网律师原创。对未经许可擅自使用者,本律师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一船多卖中的所有权归属
下一篇:最高院最新出台的《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对外贸企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