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船舶抵押权实务问题的探讨

点击数:146    发布日期:2015-09-21

    船舶抵押权是一种担保物权,是船东重要的融资手段。船舶抵押权具有很强的理论性,我国调整船舶抵押权的法律主要是《海商法》、《物权法》、《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同时,船舶抵押权又是一个较为复杂的实务问题,涉及船舶抵押权登记、转让、优先受偿等问题。本期就船舶抵押权实务中涉及的一些争议问题作一些探讨。

    1、船舶抵押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的问题。

    有关船舶抵押权的设立,《海商法》和《物权法》规定相似,均确定了船舶抵押权登记对抗主义模式。《海商法》规定“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针对交通工具或者正在建造中的船舶《物权法》规定“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物权法》改变了担保法第41条关于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的规定。
    实践中屡屡引发争议的是关于“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中的“第三人”或者“善意第三人”的理解问题。基于现有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我们认为:
    首先,该第三人不包括船舶优先权人和船舶留置权人,因为根据《海商法》规定,船舶抵押权后于船舶优先权和船舶留置权受偿。该第三人还应除去未设定任何担保的普通债权之债权人,因为他们的受偿次序与船舶抵押权是否经登记无涉。
    其次,该第三人应该包括已办理登记的船舶抵押权人以及有关物权人。已经登记的船舶抵押权因登记而拥有对未登记的船舶抵押权的对抗力。其他物权人如所有权的受让人和质押权人等。《担保法》司法解释规定“如果抵押物未经登记的,抵押权不得对抗受让人,因此给抵押权人造成损失的,由抵押人承担赔偿责任。”又规定:“同一财产法定登记的抵押权与质权并存时,抵押权人优先于质权人受偿。 ”虽然其未明确未登记的抵押权与质权的关系,但可推断出未登记的抵押权人后于质权人受偿。
    再次,该第三人包括抵押物承租人。《物权法》规定:订立抵押合同前抵押财产已出租的,原租赁关系不受该抵押权的影响。抵押权设立后抵押财产出租的,该租赁关系不得对抗已登记的抵押权。比如,船东为向金融机构融资而设立了船舶抵押权,但因某种原因未在海事局办理抵押权登记,之后船东以定期租船合同方式将船舶出租给承租人,后因船东借款合同违约导致金融机构要收回抵押物或者拍卖,承租人可抗辩认为因抵押权未办理登记租赁关系不受影响,他有权继续租用船舶直到租期届满。

    二、未经登记的船舶抵押权优先受偿问题

    此外,实践中争议较多的包括未经登记的船舶抵押权优先受偿问题。在建船舶因海事局无法办理抵押登记,往往会产生抵押权人与普通债权人对船舶拍卖价款的优先受偿之争。未经登记的抵押权是否仍为有效抵押权,相对于普通债权而具有优先受偿性呢?
    《物权法》第199条规定: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依照下列规定清偿:
    (一)抵押权已登记的,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顺序相同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
    (二)抵押权已登记的先于未登记的受偿;
    (三)抵押权未登记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
     “抵押权未登记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这里的“债权”如何理解?是否指包括普通债权在内的所有债权还是仅限于未经登记的抵押权。我们认为应该仅指数个抵押权情形,排除普通债权。理由有二:第一,该规定的前置条件是“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即仅适用于数个抵押权人的情形;第二,船舶抵押权具备物权属性,物权具有优先于债权的效力,即在已成为债权标的的特定物上成立物权时,物权人的支配权能够排除债权人的请求权。虽然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但不影响其比普通债权享有优先受偿性。
    《物权法》第199条明确了数个抵押权都未登记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即未经登记的船舶抵押权之间不存在受偿次序问题,跟抵押权成立先后时间无关(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数个已登记抵押权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换句话说,未登记的船舶抵押权不仅不能对抗已登记的船舶抵押权,而且也不能对抗未登记的船舶抵押权。因此,未登记的若干船舶抵押权应当属于同一次序,在船舶之价值不足于清偿债务时,数个未登记之船舶抵押权人应当平等地按债权比例受偿。

    三、未经抵押权人同意的船舶所有权转让效力问题

     《海商法》和《物权法》均规定:“船舶抵押权设定后,未经抵押权人同意,抵押人不得将被抵押船舶转让给他人。”此项规定表明,船舶抵押权一经设定,抵押人如要将被抵押船舶转让给他人,得经抵押权人同意。
    这里涉及的第一个问题是是否需要区分抵押权登记和未登记两种情形。如果设定的船舶抵押权已经办理了登记,则此项抵押权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由于法律规定有抵押人不得擅自将被抵押船舶转让给他人的规定,作为受让人的第三人理应了解该转让行为是否已经征得抵押权人的同意。受让人完全可以通过查询弄清受让船舶的抵押权状况。因此,该项转让行为的有效性应予否定。
     如果设定的船舶抵押权未办理登记,则此项抵押权不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若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将抵押船舶转让给了他人,因此项抵押权的设定未经过公示而不具公信力,第三人无从知晓受让船舶上是否设定有抵押权。因此,否定此转让行为的有效性存在问题。在此种情况下,抵押权人可要求抵押人将船舶转让所得价款提存、另行提供担保或者对所遭受的损失给予赔偿。此种处理办法是对抵押权人设定抵押权后未办理登记手续可能产生风险的认可。对此,《担保法》司法解释规定也有较为明确规定:“抵押权存续期间,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如果抵押物已经登记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可以代替债务人清偿其全部债务,使抵押权消灭。受让人清偿债务后可以向抵押人追偿。 如果抵押物未经登记的,抵押权不得对抗受让人,因此给抵押权人造成损失的,由抵押人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看待未经抵押权人同意,抵押人擅自转让的效力。从《海商法》和《物权法》“未经抵押权人的同意,抵押人不得将被抵押船舶转让给他人。”的规定似乎可以得出转让抵押船舶的行为是无效的。虽然此种理解有利于保障抵押权人利益,因为抵押权的设定就是为了便于抵押权人权利的顺利实现,但也可能影响到善意第三人的利益。我们认为,设定的船舶抵押权经过登记的,抵押人擅自转让抵押船舶的行为,应认定为无效行为。因为受让人完全可以通过海事局查询了解船舶抵押权状态得以避免。如果设定的船舶抵押权未办理过登记的,抵押人须经抵押权人同意才得转让抵押船舶是抵押人对抵押权人应承担的一项义务。抵押人一旦违反此项义务,只能追究抵押人的法律责任,而不能殃及无辜的受让人。

(本网站所载全部文章均系海运法律网律师原创。对未经许可擅自使用者,本律师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承运人免责范围内的合理损耗如何认定
下一篇:船舶金融类案件所涉法律问题实务研究(华东律师论坛)